mercy

苦难没有认清 爱也没有学成

参加了昨天鸟巢伦敦德比😍看到了我爱的男人们 看到了拉神看到了堆堆看到了(热身中疯狂踢腿的)大吉鲁 真的无憾 中场休息堆堆是最后一个进到球员通道的 阿森纳的半场球迷大喊“厄齐尔”氛围简直不能更好了 堆堆踢累了脸是真的红啊 尤其是眼睛周围 特别明显 这次亲眼看到堆堆的红晕🙃本痴汉几乎控制不住我记几了 另外你堆其实挺黑的 比我想象中黑  另外大腿已经很黑了但是还是比我想象中黑🙃 太爱阿森纳太爱球迷们了 COYG

“我的这种狂妄,非得有一天酿成大祸才能停止不可” 他那时这样说到,其实,我从没有把这句顾影自怜似的命运预言当回事,“哈哈,你小子” 我记得自己这样说到。而自那次分别后再见到他,就是在他因为杀了他母亲而被捕的法庭听证会上,我这时

我是那种从伤害别人里获得力量的人

😭我爱他

收藏夹君:

就是这么温柔体贴的男人,好爱他!

好想和王子文搞姬 一小只

在一个大大那儿看到的梗 感觉还挺好玩 就写了 特别枣糕 ( ´•̥̥̥ω•̥̥̥` ) 不要嫌弃我 默默地关注了这么久这个tag 终于腆着脸添砖加瓦了

ooc严重 真的 大概是黑化枪

金发的男孩袒露着上身跪坐在昏暗肮脏的谷仓地板上, 而迪卢木多则停着手中的鞭子 靠在一捆干草上 愣神似的看着他的弟弟。
狭小的窗户 阴湿的灰色天空 尽管这样 外面的光也够照出谷仓里一方浮动着的灰尘了,他若有所思的把玩着手上的鞭子,看着那个过于瘦弱的男孩子布满鞭痕和淤青的肋骨 肩胛,看他垂着头, 金色的细软的头发随着低头向下溜着,他刚刚受到了兄长的帮助,是他用了鞭子抽他,侮辱他,但肯尼斯其实感谢着他,因为他也恨着自己过于苍白的骨骼和肌理,甚至比他养父更恨。这让他完全没有资格抬起头看哪怕一眼那个有着火一样红发的姑娘,她的肉体丰腴又纯洁 像一只结实的小母鹿,

迪卢木多走过去 温柔的搀起他的兄弟,温热的手掌感受着对方冰凉的皮肤,他松手扔下鞭子,他为他揩去疼痛带来的泪水,那双蜂蜜色的眼眸几乎是慈爱的注视着肯尼斯蓝色的涔涔的眼睛,柔声的安慰着他,他为他穿好衬衫,轻柔的避免碰到伤痕,仿佛是着魔一样的温柔与耐心
事实上,他爱着肯尼斯,因此每次他都主动向父亲要求帮他驱赶导致他瘦弱的精灵,他会把他带到谷仓,让他脱掉上衣,用鞭子打他,听说这个收养的孩子还有贵族的血统呢,迪卢木多十分相信,他觉得他那样的坚忍和倔强大概只有贵族才能有。有几次他甚至在暴力的惩罚中强暴了他,他的兄弟含着眼泪呻吟着,叫着,有时他把他弄得很痛,但他从来没有责怪他,因为肯尼斯向来把那些暴力和性混为一谈,这些都是对他的帮助、滋养,对于羞耻和疼痛 ,他终会证明是他比妖精更能忍受住这些。
迪卢木多喜欢这样吗?这个高大结实的男孩子扶着他的兄弟,走出谷仓,仔细想着,他是否真的乐意惩罚肯尼斯身上的妖精,真奇怪,他喜欢欺辱他的感觉,仿佛是一种病态的占有似的 ,又像是一种报复,他恨不得天天这样做。但他又严格的控制着周期 压抑着欲望 就像刻意的拖延,他不愿意让他好。他愿意那低垂的,嶙峋的肩膀、腰肢健康起来吗? 他并不想这样 他爱肯尼斯的瘦弱和悲伤,他爱他的坚忍和崩溃,他泪濛濛的眼睛,他咬着下唇的整齐牙齿,这是一种美感,断了腿的幼鹿一样的美感,而他自己 则是一匹丰收的猎犬 在浓雾里惊喜的找到这小鹿 他愿意啃咬他 愿意保护他 愿意用他证明自己的收获和富足。
“所以你觉得我会快些好起来吗” 他的兄弟抬头看向他,声音因为阴冷的天有些发抖,尽管他有尽力掩饰自己的瑟缩。
迪卢木多脱下自己带着体温的羔羊皮外套披在了对方瘦削的肩上,金色的眼眸温柔的眯了起来,“一定会的。”